三个理由为何Uber在2020年可绝尘而去


Uber和Lyft在2019年上市后双双潜水,今年则会令市场另眼相看。市场情绪已经转变,投资者可从中获利。

笔者对上一次预测Uber (NYSE:UBER) 和Lyft (NASDAQ:LYFT) 将在2020年跑赢大市,已经是两个月前。当时笔者实牙实齿,与整体市场看法背道而驰,确实令人惊讶。这两只垄断了召车市场的龙头股自上市以来便陷入困境,除了整年烧钱高达十位数字,加州更收紧零工经济 (gig-economy) 的监管。此外,2019年上市的独角兽表现都是惨不忍睹,打击了华尔街大行对追捧独角兽的热情。

2020年开始至今,这种悲情早已一扫而空。今年才过了三周,Uber股价已大升26%,Lyft相对失色,但也升了12%,轻松跑赢大市本月回报率的3%。我们便集中来看看为何Uber和整个共乘市场今年能扭转劣势。

1. Uber虽然不断烧钱,但亏损已经收窄

华尔街大行一般不会欢迎企业缩减业务规模,但本周一众分析师对于Uber决定退出印度的Uber Eats业务,却无不热烈鼓掌。Uber将这项蚕食利润的业务售予Zomato,换取这家公司9.99%股权。

Uber Eats的增长步伐虽然快过Uber的旗舰个人乘车平台,但并非每个市场的条件都已成熟,适合按需送餐服务。相比发达国家的市场,印度的条件还落后多年。如果Uber继续出售其他未来几年都不大可能赚钱的业务,实在不足为奇。

Snap行政总裁指抖音对Instagram的威胁很大

Snap (NYSE:SNAP) 行政总裁Evan Spiegel锺情短视频共享应用程式抖音(TikTok)。去年,抖音的下载量更力压Facebook(NASDAQ:FB)和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,登上第二把交椅。(WhatsApp下载量则排名第一。) 抖音的母公司是私人公司字节跳动(ByteDance),该公司公布截至7月家族旗下十多个应用程式约有15亿月活跃用户和7亿日活跃用户。Spiegel认为抖音的潜力比Instagram更大,有能力从这家大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式夺走用户。 在每年一度的慕尼黑「数码生活设计大会」(Digital Life Design Conference)上,他将通讯科技和社交媒体的格局比喻为金字塔,他对听众表示:「金字塔的底部非常广,这是情感的自我表达和互相交流。Snapchat主打的就是这个层面。金字塔越来越窄,上一层就如『动态』。……然后到了金字塔顶部

2. 登上第一把交椅相当重要

Lyft和Uber明白,在疲弱的运输业收入即使实现双位数增长亦无法令投资者惊喜。市场要看的是亏损收窄,才能证明这个新兴行业有前景,两家公司因此均在致力扭亏为盈。Lyft期望最早在明年底前就可将经调整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(EBITDA)扭亏为盈,而Uber亦朝着正确方向迈步。

Lyft在两者中的发展步伐较快,亦较Uber早一步上市,不过一上市便即潜水。Uber的优势则在于规模较大,业务遍及全球。行政总裁Dara Khosrowshahi在CNBC早上节目Squawk Box上接受访问时,提到成为行业一哥的优势。

他指出:「我们业务结构较任何对手更有效率和优化,将会更快实现盈利。这种环境使我们占尽优势。」

3. 股价去年大挫提供机遇

Uber和Lyft去年股价遇到滑铁卢,却为投资者带来难得机遇,因为2019年终的收市价,仍较两者上市价分别低34%和40%。上市后「潜水」通常有其原因,但Uber自去年春季上市后,股价跌幅甚至超过三分之一。

Uber股价正在回升,但本月至今只是收复了2019年一半失地。随着市场需求扩大,Uber又作出创新方法,对监管机构见招拆招,不难明白为何Uber会在2020年成为人气股。投资初上市的新股风险总会较大,但目前而言,Uber看来已准备好为投资者带来更大回报。